正確的提示信息

掃碼打開虎嗅APP

從思考,到創造
GO!
搜索歷史
熱搜詞
2019-09-02 18:03
和柳傳志共事17年的馬雪征離世,她曾如何塑造了聯想?

虎嗅注:博裕資本創始合伙人、香港交易所獨立非執行董事馬雪征女士,因病于近日去世,享年66歲。她于1990年加入聯想集團(00992.HK),先后任總經理助理、副總經理、財務總監等職,最終升至CFO,與柳傳志并肩作戰17年,成為著名的聯想“三駕馬車”之一。今日,虎嗅尋出三篇由馬雪征親自執筆的舊文,一窺這位巾幗的昔日風采。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馬雪征:柳傳志的發怒讓我了解“帶隊伍”


(原文發布于2015-06-24


馬雪征清楚記得,柳傳志在創業早年間的一次發怒。正因為這次“發怒”才讓她徹底知道柳傳志的良苦用心,了解何為“帶隊伍”,做更大的事。


與柳傳志工作過程中,他的一次發怒讓我徹底知道了何為“帶隊伍”。


我還在中科院工作的時候,別人總和我開玩笑說,馬雪征上至副總理下到車老板都能聊得來,掃地購物辦簽證,樣樣都很精通。反正是很多小事兒我都能做,也喜歡琢磨。


到香港聯想工作后,雖然柳傳志經常講搭班子、帶隊伍,也多次提出希望我能夠多帶隊伍,不要太陷在各種小事里,但我沒有特別放在心上。


有一次,柳傳志要去內地出差,我又很麻利地幫他訂好了酒店和機票,還做了簽證延期等工作,完成后,我愉快地跑去和柳傳志說,機票酒店都訂好了,如果需要,我可以和您一起去,如果不需要,工作也都已安排好了。


柳傳志這次是真忍不住了。他很嚴肅地和我進行了一次談話,幾乎拍了桌子。他說,“雪征,我真的希望你能多花點精力去研究如何帶一個團隊去打仗,將來公司有更多工作需要你去處理,希望你可以承擔起更大的任務?!?/p>


說完之后,他竟然非常堅決地讓我把機票和酒店全都退了,讓秘書重新訂。當時香港聯想還是家小公司,大家都非常節省,退訂機票要承擔不少損失,我和柳傳志說,就不用這么費勁了,有和秘書解釋的功夫,我自己早就訂完了。


我永遠記得當時柳傳志堅毅的表情,他毫無商量余地地說,“這次必須這么做!”


他希望通過這樣的堅決,讓我深深記住要提高自己的站位,做更大的事。后來只要誰和我提起訂機票,我就會本能地全身一激靈。我也在那一刻,知道了柳傳志的良苦用心,也知道了“帶隊伍“,心中要有更大視野的真正含義。



后來十多年以后,在我牽頭進行收購IBM PC的談判,我們100多人的談判隊伍,進行了13個月的談判工作,最高峰在香港的會展中心開了13間房,分成13個談判小組,整體進行得非常順利,沒有走漏一點風聲,現在想來,如果沒有當初柳傳志那次退機票事件的一記重錘,我真的領悟不到帶隊伍、調動每個人積極性的真正含義。



除了這次退機票事件讓我記憶猶新外,還有一次是關于“職業經理人“的討論。


當時應該是2002年左右,聯想內部有一個高層的會,討論“職業經理人和公司主人“的話題。當時,柳傳志問我,“雪征,你認為自己是職業經理人還是公司主人?”我回答說,“我是職業經理人啊?!币驗?,我當時對職業經理人的理解就是“誠信和專業?!?/p>


柳傳志告訴我,他對我不是這個要求,他是要我“把命放進聯想”,希望我真正以主人的態度去做這份事業。當時,雖然我沒怎么反駁,但是我還是覺得自己沒有什么錯。做一個誠信、專業的職業經理人有何不對呢?


多年以后,當我站在柳傳志身后,看到他一次次以公司主人的心態,帶領聯想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幫助聯想攻占一個又一個高不可攀的山峰,使很多人實現自己夢想的時候(包括我自己),我才真正明白柳傳志那番話的真正含義。


在離開聯想的這幾年中,我自己做投資業務,更加明白“帶隊伍”、“以船主的心態做船長”對于一個公司的成長是多么重要。



馬雪征:讓聯想沸騰的“全員持股”


(原文發布于2015-06-26


馬雪征記得,1997年,自己曾經與柳傳志對“全員持股”進行過辯論。她認為此舉難度極大,柳傳志卻竭力堅持。柳傳志說,哪怕一人一手股都得給。直到“準全員持股權計劃”發布,整個聯想沸騰了之時,馬雪征也終于懂得柳傳志的用心。


前些天接受一個記者采訪時被問到這樣一個問題:曾經和柳傳志合作了17年,你如何評價柳傳志?我當時的回答是:“擔當”。


1997年,在完成對北京聯想的整合后,香港聯想的股票有了一個非常好的上漲趨勢。在這個時候,我向柳傳志提出,香港的股市上有一種方式叫“員工持股權”,聯想是否也可以實施。


柳傳志的熱情超出我的意料,他非常支持這個計劃。后來,我就按照當時國際通行的做法,做了第一版計劃,能擁有持股權的范圍大概有幾百人。而當我把這個計劃交給柳傳志之后,他很不滿意。他說,“雪征,我要的是全員持股?!?/p>


當時我和柳傳志發生了辯論。我的理由是,按照國際通行慣例,員工持股權給的都是對公司業績有直接影響的中高層管理人員,而那個時候,包括一些工廠的工人在內,聯想大概有幾千人的規模,如果全員持股,又涉及內地和香港,后續的執行會面臨極大難度。


柳傳志還是很堅持。他說,聯想將是第一個施行員工持股權的中國公司,要讓大家都感覺到自己是公司的主人,哪怕一人一手(2000股)都得給。公司里的空氣濕潤很重要。


雖然我仍有不同意見,但還是按照柳傳志的要求做了一個“準全員持股權計劃”。那是一項極度復雜的工作,到現在我都覺得有點不敢想象。然而,當這個持股計劃一公布,整個聯想都沸騰了。


大家群情激昂,充滿斗志,他們真正感覺到自己是公司的主人,這間公司的長遠發展跟每個人的努力息息相關,而我,也終于懂得了柳傳志的用心。


很多人分析柳傳志,說他是一個“孔雀+老虎”型的領導者,善于表達,喜歡鼓舞別人,同時目標導向,行事果斷。只有在他身邊工作時間長了,才知道這些熱情的動力來自于哪里:想自己的利益想的很少,公司整體利益和員工利益永遠放在最重要的位置,這才是他到哪里都坦蕩、都從容的原因。


2000年以后,互聯網泡沫破裂,所有公司的股價都不可避免地受到影響。聯想的股價也不例外,公司的管理層也感受到很大的壓力。這個時候,柳傳志實行了高管持股政策,這也成為聯想日后成敗的關鍵,企業因為有了自己的主人,才能走得更遠。


還是回到“擔當”這個詞,認識柳傳志的將近30年時間里,對這個詞的理解會越來越深刻。有的人很有能力,很聰明,但是不一定能有擔當。尤其是作為船長和船主,當一次又一次面臨船要翻的時候,一次又一次面臨疾風暴雨的時候,你才能看到一個人是否真的有擔當責任與壓力的能力。


柳傳志說:我現在和你們的意見不一樣


(原文發布于2015-07-02


在聯想工作多年,馬雪征很少與柳傳志意見不一致。有一次柳傳志卻說:“我們代表的利益不同?!碑敃r馬雪征就震驚了,究竟是什么事讓她震驚了呢?


做了很多年的聯想集團CFO,我很少有與柳傳志意見不一致的時候。但有一次,柳傳志和我說,他的利益和我不一致。


2004年的5月前后,聯想集團收購IBM PC的計劃被聯想控股的董事會否決了。當時,楊元慶很著急,把我從上海緊急調回來,讓我去找柳傳志溝通。當時,柳傳志對我說:“雪征,我現在利益和你不一樣了?!?/p>


柳傳志告訴我,作為聯想控股的總裁和聯想集團的董事長,他現在代表的是股東的利益,而我和楊元慶則代表管理層?!拔冶仨氁WC股東利益的安全和最大化。你們的想法我完全同意,但是你們必須把風險分析清楚,讓我明白你們怎么應對風險才行?!绷鴤髦菊f,“有了各種應對風險的方案,我才能知道會不會損壞股東的利益,董事會才可能同意你們的方案”。


跟柳傳志共事了很多年,這還真的是我們第一次出現利益不一致的情況。用震驚來形容我的心情,一點也不為過。


后來,我們做了一系列的風險控制方案,但柳傳志還是不放心,他找來了一家準備自己掏錢做股東的基金合伙人來評判我們的方案。


2004年 聯想集團收購IBM PC業務發布會現場


其實不僅是這次并購,從當初香港聯想一上市開始,保證股東的利益就一直是柳傳志心里的底線。在任何一次融資的時候,柳傳志都堅持,初始定價不要定的太高,只要能反映聯想的現狀就可以了,一定要給股東們留有一個上升和賺錢的空間。


1997年北京聯想和香港聯想合并后,我們準備做一次融資,當時聯想的股價比較高,柳傳志一開始不想在這個價位上融資,他擔心業績萬一不能夠支撐高股價會對不起股東,特別是對不起新股東。


一天下午,柳傳志和我以及高盛的宋學仁先生(當時負責聯想在香港的融資事務)在一起喝茶。當時聯想的股價是7塊錢左右,而經過我們的反復論證,柳傳志基本確認聯想的業績還有很高的增長空間,這樣也將給新進入股東帶來很好的回報。


這次談話的一個情景我記憶猶新。柳傳志當時對宋學仁說:“我同意發股,也同意由高盛來做。剩下的我不管了,你定吧?!?/p>


在那之后,聯想在此后2年陸續融到了更多的錢,也做出了更大的業績,當時的投資人都得到了豐厚的回報。事實上,每次聯想開財報發布會的時候,我都很有底氣。作為一個公司的CFO,有一個時時刻刻為股東利益著想的董事長,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立場。

打開虎嗅APP,查看全文

本文已被收藏在:

熱 文 推 薦

已有7個評論,等待你的發聲 打開虎嗅APP

廣告

好的內容,值得贊賞

您的贊賞金額會直接進入作者的虎嗅賬戶

    自定義
    支付: 
    思思热-思思热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