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的提示信息

掃碼打開虎嗅APP

從思考,到創造
GO!
搜索歷史
熱搜詞
2019-09-02 17:30
教育“軍備競賽”中的虎爸虎媽

Photo by Picsea on Unsplash,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經濟觀察報觀察家(ID:eeoobserver),作者:吳晨,《經濟學人·商論》執行總編輯


曾經,小孩子并沒有那么多學習的壓力,父母的要求是晚飯前到家即可,至于和誰一起玩,玩什么,他們不管。一幫小屁孩在一起的時候,成績好的并不一定就受待見,街上玩耍的孩子有另外一套游戲規則,有時候決定誰是孩子王比拼的是拳頭。父親的教誨也很簡單:“別挑釁,對人要公平,但是如果別人打你,你可別慫,打回去!”


以上這段話里描述的場景,中國70后、80后可能會有強烈的共鳴。不過,這里描述的不是中國,而是1970年代的北意大利。


《愛、金錢和孩子:育兒經濟學》的作者之一耶魯大學的齊利博蒂教授就在意大利北部的公立學校系統內接受教育,當時意大利共產黨在當地執政,特別強調平等和公平的價值觀。因為中東石油危機的沖擊,當時的意大利實施工資與通脹掛鉤的政策,但政府的通脹補貼并不是按照工資多少成比例發放,窮人的通脹補貼相對更高,降低了貧富人群之間的不平等。無論家境窮還是富,大多數孩子都上公立學校,學校之間的差別也不大。恰恰是這種環境造就了小孩教育散養的狀態。


齊利博蒂回憶起那段時間總有些懷舊的情感,甚至在街上和孩子打架的經歷在事后想來也讓他覺得其實是在學習如何面對和處理未來可能出現的挫折和沖突,這樣草根學習的經驗對于當代人卻成了無從品嘗的奢侈品。


1980年代歐美主流政策的改變,尤其是里根與撒切爾所推崇的新保守主義(一般可以最簡單地總結為小政府、大市場)加劇了各方面的不平等,也為教育的不平等和虎爸虎媽或者說直升機父母(helicopterparenting)的出現,種下了種子?;只屘刂改切男【蜑楹⒆拥某砷L做出非常詳細的規劃,在孩子的培養上會投入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一心想把他們培養進入名校的父母。


問題是,虎爸虎媽所倡導的“軍備競賽”式的教育會有光明的未來嗎?


從經濟學視角分析虎爸虎媽的產生


為什么在美國和中國虎爸虎媽那么流行?


如果從經濟學視角去分析,至少有兩個外部環境的維度可以考慮:社會平等程度和社會流動性的程度。新保守主義,推動了很多國家不平等的加劇,這種不平等首先體現在受教育程度不同所帶來的收入不平等。在1980年代之后,接受高等教育乃至碩士博士教育所帶來的職業發展和收入增長的紅利越來越高,促使了全球對密集式教育的追捧。


美國就是很好的例子。過去四十年,美國變得日趨不平等,從富人到中產,都在為下一代焦慮,美國當代人第一次有感覺可能他們的孩子日子過得沒有父母好。實際上,恰如描繪美國銹帶產業工人沒落生活的《簡斯維爾》一書中所提到的,當代美國人如果沒有上過大學,想要像父輩那樣靠勞動過上中產的生活已經希望渺茫了。


此外,美國頂尖高等教育的選擇機制塑造了虎爸虎媽的行為,并且有可能加劇這種不平等。常春藤大學要求的是高中課程成績優秀,標準考試(SAT)高分,同時要有著豐富的課外活動(要么是才藝體育,要么是創造性、創業、或者社會公益活動)。這種要求讓家長對孩子的包裝愈演愈烈,直至引發了今年春天美國包裝造假進名校的丑聞。


中國經濟過去四十年的高速發展,也把曾經很平均的社會打破。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造成了社會的貧富差距拉大。和美國一樣,受過高等教育的中國人,在收入和職業發展上也大幅領先于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因為高考的獨木橋,中國形成了獨特的“雞血文化”,經濟學家稱之為標桿競爭,考試變成了零和游戲的淘汰賽。問題是,給孩子塞進去的知識,有多少是實用的?有多少是純粹為了在競爭中超過對手?或者說,為了跨過一次考試而付出的努力,有多少是能幫孩子的未來加分的?有多少是浪費?


但并非所有國家的父母都如同打了雞血一般。在一個比較平等,而且社會流動性,也就是競爭性不是那么激烈的國家,比如北歐的瑞典,家長教育孩子就會比較超脫,比較自由,給孩子更多自由生長的空間。有一次齊利博蒂去瑞典朋友家拜訪,家里6歲的孩子粗魯地說:聊天聲音小點,妨礙我看電視了。家長尷尬地一笑,建議客人到另一間屋里聊天,別打擾孩子看電視。這是一個極端的例子。瑞典家長這么做的原因很簡單,他們希望給孩子充分自由成長的環境,讓他們能自己去發現,而貧富差距相對平均和競爭并不激烈的環境也保證了教育程度的高下并不會帶來太多收入的差距。


芬蘭是另一個例子。二戰后,芬蘭用了一代人的時間就完成了徹底的經濟轉型,從一個只有農林業相關產業的貧窮國家轉變成了工業、高端加工業和設計都很領先的發達國家。芬蘭轉型背后一個很大的推手就是加強對孩子的教育投入,而芬蘭的經驗則是大力培養教師。芬蘭給予教師有競爭力的工資和崇高的社會地位,同時通過教師崗位的激烈競爭培養出好的教師。


從實際效果看,瑞典和芬蘭這些北歐國家的孩子雖然學習輕松,但是非常有團隊精神,創造力也很強。


在比較平等,但是社會流動性比較強,也就是競爭比較激烈的國家,比如瑞士,家長還是會有比較強的動力去幫助孩子獲得更好的機會。瑞士在孩子12歲時有一次重要的考試,篩選出20%的孩子走研究路線,未來能上大學。為了讓自己的孩子能夠跨入20%的名單,瑞士家長也會費勁腦汁,花錢請私教,甚至休假來幫助孩子過“獨木橋”。但因為社會比較平等,父母的焦慮感并沒有那么深。


日本則是一個比較例外的例子。一方面,日本社會的貧富差距小,社會流動性也并不是那么大;另一方面,東亞重視教育的傳統讓日本的高考競爭激烈。在日本,雖然考試壓力很重,但父母對孩子更放手,很強調孩子的獨立性。這種獨立性與虎爸虎媽的過分呵護恰恰形成鮮明的對比。對獨立性的強調讓日本的家長更放手讓孩子去做事情,期待孩子能夠負責任,從很小開始就能夠照顧自己、打掃教室、參與勞動,而不是被呵護的狀態。日本的例子也凸顯,經濟學只能部分解釋不同國家教育體制的不同。


虎爸虎媽錯了嗎


虎爸虎媽的出現,是經濟和社會改變的產物,也是社會進化的自然產物。恰恰因為外部環境的變化,讓一些人先時而動。


從1980年代開始,隨著平等的社會契約被新保守主義打破,富人認為動用經濟資源為自己的孩子爭取更好的未來變得再正常不過。不平等意味著有些人在下一代的教育上能動用比一般人更多的資源,比如投入多得多的時間和精力,很早就為未來設定明確的目標,并按照這一目標做出的周密規劃。而社會流動性加劇也讓他們更清楚,不投資教育,孩子不僅不可能前進,還可能沉淪。


對虎爸虎媽的評判因此需要從三個方面進行討論:


第一、虎爸虎媽的流行,是否加劇了教育軍備競賽中的零和游戲?


第二、虎爸虎媽的教育軍備競賽是否會進一步加劇社會的圈層化?


第三、虎爸虎媽所秉持的教育理念本身,對于孩子適應未來是否有益?


教育的軍備競賽在中國有愈演愈烈之勢。一方面是優質的學校資源不多,學區房的爆炒,進入好的公立學校和知名的私立學校的競爭,從“幼升小”的階段就開始了。另一方面,學習的壓力日益增大,各種補習班紛至沓來,讓孩子能夠比學校的進度更快去學習課本的知識,花更多時間練習準備考試。


前者是供求關系的變化跟不上教育軍備競賽的要求,后者再次凸顯考試的指揮棒作用。兩者都指向了教育的負的外部性,即在優良的教育資源仍然有限的情況下,虎爸虎媽軍備競賽的結果必然制造出人為的瓶頸,每個家庭都深陷不斷升級的軍備競賽,花費越來越多的精力和時間,只為了在社會階梯上向上爬,甚至只是為了確保不沉淪。這當然是極大的浪費。


虎爸虎媽行為的本身也會加劇社會的圈層化,因為隨著軍備競賽的升級,需要投入的資源和時間都是貧窮階層所越來越難以支付的,只要看一看學區房不斷上漲的房價就知道了。未來的危險是階層的固化會因為教育的不平等而加劇,貧困人家的孩子出頭的機會會更少,通過教育改變命運的機會也會更少。


虎爸虎媽的教育理念,也有不少值得商榷的地方。


首先,虎爸虎媽對孩子的過度呵護也會給孩子的成長帶來負面影響,虎爸虎媽的孩子已經很少會有機會在街上和不同階層的孩子打交道了,他們就好像生活在一個“無菌”的環境中一樣,學習和社會生活都被安排地井井有條。但除了學習和才藝之外,他們可能與外部的世界接觸有限,也不容易應對未來現實生活中的困難。


父母對學習選擇的包辦,也讓這些孩子可能沒有太多機會對未來做出選擇?!安蛔尯⒆勇浜笤谄鹋芫€上”成了多數人信奉的教條,成了人人都追逐的目標。希望孩子能最快的進步,希望他們更早地發現自己的專業,鉆研自己的專業,在自己的領域因為快人一步而比別人都強。


問題是,最新的研究發現,在孩子的心智還在塑造的階段,讓孩子能夠涉獵更廣的領域,而不是過早專注于某個領域,有助于他們在成年之后找到明確的發展方向。比別人快一點,有時候并不是最好的選擇。


那怎么做才能停止消耗戰的軍備競賽呢?還是得從供給方入手,對教育加大投入,創建出更多好的教育機構,讓教育資源的分布更平均。比如,在中國,優秀的大學仍然是稀缺資源。歐洲在這一點就做的不錯,大多數西歐國家的大學教學水平都很平均,而且學費也并不貴,甚至一些國家大學免學費,讓許多學生在高中階段不用花費多少時間在“軍備競賽”上。


北歐的瑞典和芬蘭與美國的教育體制就有著顯著的區別。孩子需要積累很多課外活動的履歷才能進入好學校,這種美國大學的擇校標準,在北歐人看來就很難理解,當然這也與兩國有著平均分布的豐厚高等教育資源有關。


恰恰因為入學的競爭并不激烈,北歐雖然也有選拔孩子的考試,卻能更貼近現實。比如芬蘭也有類似大學入學資格考試的會考,但更專注于考察學生的成熟度和處理現實世界問題的能力。比如最近的一次會考考察的題目就涵蓋很多現實問題:如果失業了該怎么辦?如何看待別人節食的舉動?如何分析體育運動中的種族問題?談一談年輕人的性觀念,等等。


當然,如果從進化論的視角來看,恰恰是中美在教育孩子上的競爭愈演愈烈,而且都基本圍繞同一個范式,他們越成功,就意味著如果大環境做出巨大的改變,比如未來職場、未來工作需求發生巨大變化時,已經精益求精的培養機制就可能面臨重新洗牌。


或許新技術給教育和職場帶來的巨大變化,才能真正讓虎爸虎媽轉變,讓“因材施教”從理想變為現實。


面向未來的教育改革


未來的學習,有兩點因素特別值得關注。一是終身學習成為必須;二則是技術的進步,尤其是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應用,也會極大地改變學習的方式,讓個性化學習成為可能。兩點因素都特別強調需要為教育更新一套操作系統。


原因很簡單,現有的教育模式產生于工業革命之后,很適應工業社會,目的是為工廠提供合格的標準化工人,為工人配備足夠的知識儲備,同時也幫助他們形成集體的概念,培養聽指揮守紀律的行為守則。向后工業時代的轉型,必然需要對工業時代建成的一系列體制進行改革,教育也不例外。


后工業時代,對適應重復勞動的工人的需求會驟減,而對探索未來未知領域的人才需求會激增。教育因此需要從適應工業時代批量規?;a的模式,轉型到專注于個性發展,發掘個體的不同,創建讓每個人都能充分發揮自己特長的環境。


推動這一轉變的第一抓手是老師角色的巨大轉換。


首先,教師需要不再把學習視為一種信息的輸入,而應將其視為一種培養創造性、協作性和應對挑戰的活動?!稅?、金錢、孩子》把教育系統大致分成兩種組織模式:縱向組織的與橫向組織??v向組織像傳統的一對多的教學模式,老師授課,學生記錄;在橫向組織的教育系統中,老師的角色則更像是小組討論的組織者,甚至教室的編排也會因此發生變化,把橫平豎直一排一排的桌椅排列成環形。


未來學生的挑戰,已經不再是知識的積累,在既有知識領域,機器的存儲能力無以倫比。教育賦予人最重要的能力應該是在復雜未知環境中解決新問題的能力,這種能力需要創造力和團隊協作能力。顯然,橫向組織的教育形式更能激發創造性和協作力。


教師角色的第二大改變,是應該為知識提供背景,盡可能使課程內容與學生的世界建立起相關性,激發學生自主學習的興趣和動力。套用零售業數字化轉型的觀察,教師需要做的,也是從產品到服務的轉變,從單向地教授知識,變成創造環境讓學生能更主動參與到學習中,增強參與感。


例如,在語文教學中,有創造性的老師會讓孩子用當下熟悉的社交媒體工具去還原名著里的場景。在講解莎士比亞名著的時候,一些美國老師就會鼓勵學生重新創造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朱麗葉》的一些劇目,讓主角用推特(Twitter)互通訊息。這一下子就抓住了孩子的興趣點,給他們提供“新瓶裝舊酒”的機會。想像一下語文老師鼓勵學生把《茶館》中人物的對白變成微信對話或者朋友圈發文,一定既好玩,又有趣。


在技術顛覆的時代,教師的角色非但不會被取代,反而會變得越來越重要。因為人工智能并不具備人與人的親和力,老師作為學生的領路人,無從替代。整個社會因此需要去思考,未來要培養什么樣的教師,如何給予教師更多的尊重與更多的激勵。


技術同樣將在這一轉型中扮演重要角色。在線學習的興起和人工智能所帶來的個性化算法都讓“定制化”學習變成可能,也讓新時代的教育創新者探索更多可能。


第一種可能性是按照每個人學習的進度制定教學計劃,甚至打破原有按年齡的分班制,讓進度相同的學生在一起上課。另一種可能性則是利用算法梳理出基礎課程中所有的知識點,幫助學生按照適合自己的路徑掌握知識點,查缺補漏。


不過,個性化學習在現階段的推廣仍然有一個問題亟待厘清。個性化學習到底是為了讓學生能夠按照自己的節奏掌握教學大綱所要求的所有知識點,從而更有效率地“刷題”,讓他們能更好去應對無法改變的“一考定終身”?還是真正在整個教育體系內引入個性化學習,利用技術幫助每個學生更好去體驗學習的過程,發掘他的好奇心,找到自己的特長和興趣點?讓每個人都有個性化發展的機會?


如果是前者,那么個性化學習將會成為軍備競賽中的一種全新武器。如果是后者,則需要對整個教育體系做全面的調整,涉及的不僅是班級的組成,還包括學生能力的評價,以及如何幫助更多學生獲得高等教育的入場券。


學生的考核體制是下一個需要作出巨大調整的領域?!镀骄慕K結》一書中就提出,工業時代最顯著的特征就是泰勒主義,即用標準化的流程和標準化的測試來衡量結果。向個性化學習轉型,首先就需要打破平均,打破希望用平均來衡量差異巨大的每個人。


對于中國而言,教育作為一個體制的轉型,也需要順應中國經濟大轉型的需求。


中國經濟正面臨從追趕型的經濟體向引領創新的經濟體的改變。追趕型的經濟體,因為有前人成功的例子,勝出的關鍵,或者說能在很短時間內實施趕超的關鍵,是紀律、效率和勤奮。引領創新的經濟體則不同,恰恰因為不再有前人成功的案例,環境無法為任何選擇給出明確的反饋,新一代人需要有探索精神,需要對失敗有所包容,并學會從失敗中汲取教訓,也需要有能力應對復雜環境,解決復雜問題。這些都需要下一代人擁有獨立思考能力和自主性,以及在此之上的創造性。


技術加速推動變革的未來,會充滿不確定性和未知的復雜議題,虎爸虎媽模式所制造出來的孩子,恰恰因為對達成既定目標的不斷優化,反而有同質性和缺乏多元的短板。就好像四十年前“散養”的教育環境無法重來,虎爸虎媽的方式日臻完善之時,應該是下一輪改變的開始。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經濟觀察報觀察家(ID:eeoobserver),作者:吳晨,《經濟學人·商論》執行總編輯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立場。

打開虎嗅APP,查看全文

本文已被收藏在:

熱 文 推 薦

最 新 評 論

已有5個評論,等待你的發聲 打開虎嗅APP

廣告

好的內容,值得贊賞

您的贊賞金額會直接進入作者的虎嗅賬戶

    自定義
    支付: 
    思思热-思思热在线